瑞幸咖啡事件仍在持續發酵,針對其廣告支出的質疑牽連到了國內樓宇廣告巨頭分眾傳媒(002027.SZ)。

5月27日,分眾傳媒在回復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對其2019年年報問詢函中特地點名提及了瑞幸咖啡。

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此前在問詢函中表示,關注到媒體報道稱分眾傳媒可能存在配合部分客戶虛增廣告費用的情形,要求其全面自查是否存在配合客戶虛增廣告費用的情形,是否存在確認廣告收入后,又以其他方式將所得返還客戶的情形。請會計師核查并發表核查意見。

盡管深交所并未提及“部分客戶”是誰,但從“媒體報道”來看與瑞幸咖啡難逃干系,事實上在回復中分眾傳媒也變相承認了這一點。

此前渾水代為發布的匿名做空報告指出,瑞幸將2019年第三季度的廣告支出夸大了150%以上。而瑞幸咖啡在分眾傳媒曾大量投放廣告,因此有報道將二者關聯。同時,分眾傳媒也曾在2018年年度報告中將瑞幸咖啡列為新興品牌的客戶代表之一。

在本次回復中分眾傳媒表示,經自查,公司不存在配合客戶虛增廣告費用的情形,不存在確認廣告收入后又以其他方式返還客戶的情形,其中,對于相關媒體質疑公司作為“瑞幸咖啡”廣告供應商之一,是否配合客戶虛增廣告費用的事宜,公司進行了重點核查。

分眾傳媒披露,“瑞幸咖啡”自2018年起分別在公司電梯媒體、影院媒體發布廣告以進行品牌營銷和產品推廣。2018年、2019年,分眾傳媒從瑞幸咖啡處分別取得1.67億元、2.04億元的含稅樓宇媒體銷售收入,995萬元、1699.98萬元的影院媒體銷售收入。此外,今年一季度,分眾傳媒從瑞幸咖啡處計得6853.45萬元的樓宇媒體銷售收入。

圖片來源:公司公告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分眾傳媒對瑞幸咖啡的應收賬款余額為6500萬元,全部來自于樓宇媒體廣告。

分眾傳媒稱,截至目前,分眾傳媒已收回兩年又一期內對瑞幸咖啡實現銷售收入(4.66億元)的全部款項。除上述業務外,與瑞幸咖啡之間無其他業務合作,也無除銷售收款外的其他資金往來。

公告中,年審機構立信會計師事務所表示,對分眾傳媒源自瑞幸咖啡的銷售收入,在原有審計工作的基礎上已追加若干核查程序,包括:查閱公司與瑞幸咖啡簽訂的二年又一期的所有銷售合同、廣告發布明細表進行核對;從金稅系統導出所有分眾傳媒對瑞幸咖啡的開票數據,與合同進行核對;獲取公司與瑞幸咖啡的所有銀行回單單據,與賬面記錄的收款信息進行核對;獲取公司主要銀行賬戶交易流水,篩查是否存在除上述收款以外的與瑞幸咖啡及其關聯方的資金往來;對瑞幸咖啡二年一期的刊例價折扣率進行比較分析。

立信會計師事務所給出的結論是,“基于上述審計程序,我們未發現公司的收入確認在重大方面不符合企業會計準則相關規定的情況”。

今年4月,有投資者在互動平臺上向分眾傳媒董秘提問瑞幸咖啡事件的影響。董秘回應稱,分眾傳媒自2018年下半年開始積極進行客戶調整,目前公司客戶結構多元化,單一廣告主不會對公司產生重大影響。

整體來看,2018年、2019年來自瑞幸咖啡的營收占比分別為1.22%、1.82%,對于分眾傳媒而言影響并不顯著。

值得一提的是,分眾傳媒CEO江南春曾對瑞幸咖啡大加贊賞,瑞幸咖啡赴美IPO時江南春曾稱“這不僅對中國是鼓舞,對中國創業者也是一個巨大的震撼”、“瑞幸咖啡已經成為全球最快的上市公司,這是市場上真正專業投資者在看透了這個模式所孕育的巨大價值后給瑞幸咖啡做了一個公正的評估”。

記者 |可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