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過去的一年里,Roblox作為“元宇宙第一股”上市,Facebook正式更名為Meta,微軟以687億美元收購動視暴雪,百度推出元宇宙平臺希壤,以及2021年NFT總銷售額達到250億美元,這些看似令人詫異的大新聞勾勒出了未來的雛形。

2015年10月31日《經濟學人》雜志在封面刊登了一篇題為《信任機器:比特幣背后的技術如何改變世界》的文章,自此區塊鏈從小眾市場登上了主流視野,多年過去,區塊鏈已經衍生出了眾多“副產品”,包括NFT、DeFi、GameFi、DAO,并且成為了大熱的元宇宙概念的重要基礎設施,可以說區塊鏈技術已經為數字時代帶來了新的變化。

另一方面,隨著區塊鏈技術“去信任”的普及,另一個概念也開始流行起來,也就是當下同樣火熱的Web3,因為區塊鏈的發展,讓原本停留在想象的Web3開始變得觸手可及。

而作為當前商業化應用較為成功的區塊鏈網絡,Flow Network為我們展現出了區塊鏈帶來的大流行,不管是火熱的NBA Top Shot,還是最近剛剛興起的UFC Strike,區塊鏈與商業應用似乎終于產生了不錯的火花,甚至可以看見一些Web3的端倪。

那么,作為主打商業級落地應用的Flow Network究竟可以為Web3帶來什么變化,或許我們可以從當下窺見一些未來的樣子,以此展望Web3的發展。

人們所期待的Web3究竟是什么樣的?

在今天,Web3頻繁地出現在媒體上,你可以理解為它是下一代互聯網,也可以理解為它是一場互聯網變革,但對于Web3更為準確的定義是什么呢?

Web3沿用當前的互聯網,將區塊鏈技術應用到所有的內容中,并通過區塊鏈技術解決“所有權”的問題,進而實現基于區塊鏈的去中心化網絡。這也意味著所有權將被平均分配,用戶將成為互聯網的擁有者。從而改變當前像Meta、谷歌這樣的巨頭公司成為互聯網絕對主導者的現狀,賦予用戶“所有權”。

簡單來說,Web3是建立在開放的協議和透明的區塊鏈網絡上,對所有用戶開放的互聯網。

從數據方面來說,某些應用允許下載用戶自己所有的數據,但當數據下載之后,卻并不能很好的處理它。關鍵問題在于數據很難在個人層面上貨幣化,但在整體上卻很容易,而在很多的行業中,客戶數據有助于創造高額的收入。

尤其是互聯網技術發達的當下,我們每天刷著各類App,產生大量的有關賬號信息、瀏覽記錄、甚至是消費習慣的數據,這些數據統統被運營商通過算法進行收集和分析,進而產生精確的用戶畫像。對于巨頭公司而言,數據是有價值的,但對于我們個人來說,這些數據并不能產生有效的價值。

因此,去中心化數據存儲以及Web3協議為市場提供了新的手段,比如可以獲得更好的數據分析或者將數據轉化為有形數據資產,最終發展出更加強大的數據生態系統。

而Web3還將改變組織的治理方式:比如去中心化自治組織DAO。這個組織通過所有成員的共識來管理,是一種去中心化的網絡治理新模式,任何參與者可以共同決策進行投票,利用智能合約來避免人為干預的因素,實現真正的自治。

Web3承載了人們對互聯網的美好愿景,也是一場顛覆當下互聯網的變革。除了以上述提到的,生產關系、商業競爭方式、價值捕獲模式等方面都將被重新構建,并且Web3的到來將賦予我們每個人更多的權利。

Flow如何在Web3上布局的?

既然我們談到了Web3的未來,立足當下來看,為什么我們需要關注Flow Network呢,它與Web3之間產生了什么化學反應?

Flow Network是專為Web3應用程序設計的生態友好型區塊鏈,并且提供了優秀的用戶體驗。也是為新一代游戲、娛樂應用程序提供動力的數字資產的基礎,其背后的團隊曾創建了風靡全球的NFT游戲CryptoKitties,也正是這款游戲造成了當年以太坊的擁堵。

區塊鏈也有其自身的局限性,Web3網絡中有著眾多節點的參與以及大規模計算的需求。因此,獨特的多節點的架構,使得Flow鏈無需分片即可實現可擴展性,大幅度提升了吞吐量和實現速度。

而Flow的開發語言是Cadence,與流行的Solidity相比,Cadence是面向資源的編程語言,而Solidity是面向對象的,與我們熟知的JavaScript, Python, C ++類似,因此并不算區塊鏈特定的編程語言,但Cadence的產生就是基于區塊鏈網絡,因此天然適合于擁有數字資產的區塊鏈開發。

憑借技術的優化,由此誕生了另一款火爆出圈的游戲——交易量突破1600萬筆的NBA Top Shot,這是一款與NBA聯盟共同合作的卡牌收集游戲,是將NBA明星球員的標志性動作的視頻片段制作成NFT。與傳統行業合作造就的成功,也影響了諸多傳統企業與組織,像阿里、騰訊等互聯網巨頭公司,以及Gucci、Burberry等時尚領域的奢侈品牌也紛紛入局NFT。

Flow鏈及其背后的團隊已經打造了兩款NFT領域里的現象級游戲,所以他們在DApp運作經驗上有著極大的發言權,可以說,Flow鏈非常適合與傳統產業的聯合,能夠放大IP影響力,更是連接Web2與Web3的橋梁。

我們知道,從CryptoKitties到Flow鏈再到NBA Top Shot,Flow鏈不僅有優秀的技術團隊,還擁有自己的編程語言以及開發工具,多方面證明了Flow有著從底層構建到應用層面的開發與整合能力。

正因如此,Flow鏈在易用性上比其他公鏈有了較大提升,在前不久結束的冬奧會期間,國際奧委會還推出了一款基于Flow鏈構建的區塊鏈手游《Olympic Games Jam:Beijing 2022》,無需連接錢包,可以無縫切換安卓或iOS設備,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區塊鏈游戲的使用門檻,滿足了所有用戶的需求,其中“邊玩邊賺”的模式得到了不少用戶青睞,而這便是Web3應用的雛形。

在Flow鏈生態快速發展的階段,從少數早期構建者到數千個開拓性團隊,基于Flow構建的Web3開發人員社區也增加了100倍。由于Flow鏈采取的是合作共同研發的模式,許多Web3開發人員也參與了流程的治理和基礎設施建設。

不論是從底層技術、應用技術,還是融合傳統行業的經驗來說,Web3既是互聯網的機會,也是Flow的機會。

Flow對Web3有哪些推動作用?

因為CryptoKitties的火熱,讓其背后的團隊Dapper Labs看到了區塊鏈游戲的巨大前景,但是另一方面,他們也充分意識到了以太坊的性能是不足以支撐區塊鏈應用的發展的,在考察了多個新公鏈后,Dapper Labs仍然覺得在這些公鏈上構建應用程序難以達到消費級應用程序的用戶體驗,更不能承載Web3大規模的應用。

于是,基于對區塊鏈應用需要怎樣的基礎設施這個問題,Dapper Labs構建出了Flow鏈,通過采用創新的編程語言Cadence,將一般的區塊鏈流程解耦,制定出了新的核心架構,讓Flow鏈在保證了不犧牲去中心化的前提下,提升網絡性能,以達到能夠支撐大規模消費級應用對性能的需求,提升了公鏈的易用性。

而易用性提升最明顯的便是飽受詬病的使用成本,相比于以太坊昂貴的鑄造成本和轉賬費用,Flow在交易成本方面也十分具有優勢,目前Flow上適用于交易的費用有兩項:一項是創建賬戶的費用,從0.001FLOW(約0.03美元)起,另一項是交易費用,從0.000001FLOW開始計價,滿足了區塊鏈網絡的低使用成本。

同時,易用性還體現在對開發者的幫助上,Flow鏈憑借簡單輕量的編程語言,造就了Flow成為一個快速、安全且對開發人員友好的區塊鏈,能讓開發者輕松地構建出足以支持億萬級別用戶的基于區塊鏈的應用程序。這樣的程序能讓使用者擁有并掌控自己的數字資產,暢游Web3,因此,我們說Flow鏈是推動Web3發展的重要基礎設施。

加之Flow鏈的可組合性,使得誕生于Flow鏈上的NFT有了較強可遷移能力,而不是像以太坊2.0這樣依賴于分片來執行復雜的運算,Flow鏈的多節點架構類似于一個流水線,每個節點的高度專業化讓其只負責一個工作,類比于每個節點都專注于一個特定的任務,無需像分片一樣重復勞動,這推動了區塊鏈朝著Web3更便捷的方向發展。

當然,光有基礎設施還不夠,Flow鏈背后的Dapper Labs團隊也深知這一點,幾年后打造的爆款項目NBA TOP Shot可以說是一次有效的驗證。而Web3化后的商業模式顯然獲得了空前的成功,NFT與明星IP聯合產生了出人意料的效果,不僅吸引了幾十萬的用戶,更是有了上億美元的創收。

這個成功案例,既驗證了Flow鏈是足以支持大規模商用的Web3基礎設施,又為還在探索Web3的團隊或企業提供了一個得到驗證過的可行性方案,為他們的前行指明了方向。

實際上,越來越多的目光正在關注Flow鏈,目前有將近100個由風險投資支持的初創公司或企業開發人員構建在Flow鏈上,并且Flow鏈的用戶群體增長迅速,正在形成一個高速發展的社區,Dapper Labs團隊的Flow鏈再次走在時代發展的前沿,引領著Web3應用的發展。

后記

隨著區塊鏈領域的發展,有越來越多像Flow鏈這樣的項目參與其中,他們所做的不僅僅是成為一條區塊鏈,也是在構建一個更加開放、公平的互聯網,所以我們看見了這些探路者一邊前行一邊摸索。

當然,從大部分人不可感知的層面來看,Web2向Web3過渡的趨勢正在加快,而當下Web2時代所存在的問題也是迫切需要得到解決的,而開放、透明且去中心化的Web3的愿景同樣令人期待,這也是為什么我們看到了全球科技精英紛紛調轉船頭加入了Web3陣營。

站在當下的視角去想象未來總是困難的,我們能做的無非是通過像Flow Network這樣的先行者來描繪已經形成的狀態和未來可能發生的故事,或許這也是為什么包括NBA、華納音樂、Google Cloud、西甲和三星在內的這些巨頭紛紛選擇了與Flow鏈建立合作,因為他們同樣看到了未來的一些“邊角”,誰能忍心錯過呢?

正如硅谷傳奇人物,引領互聯網“開源運動”和“Web2.0”浪潮,被稱為“硅谷先知”的Tim O"Reilly在書中所言,“簡單、去中心化的系統比復雜、中心化的系統更容易孕育新的可能性,因為它們能夠更快地進化。在簡單規則的大框架內,每個去中心化的組件都能找到自己的適應度函數。表現更優的那些組件得以繁衍和擴散,而表現不好的那些則會被淘汰?!?/p>

在2022年的春天,我們期待未來能有更多像Flow鏈這樣能給商業帶來創新的區塊鏈網絡出現,如果這樣的趨勢足夠多,Web3也好,元宇宙也罷,或將不再只是一種短期的設想,他們終將到來,以完成互聯網的初心。

關鍵詞: 作為領先的商業級區塊鏈應用網絡 Flow如何賦能Web3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