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長一段時間,陳歐在父親那里,就是一個找不到工作的個體戶。

這個從小出生在四川德陽的80后,

從小和大部分男孩子一樣,非常容易和父親“杠”上。

尤其是他的父親在家鄉還小有成就,是一名公務員,

因此對待孩子的成長和學業,都是一板一眼的老傳統。

上了中學之后,家里有了電腦。

陳歐只要有時間,就想玩會兒游戲。

父親自然不同意。

于是父子倆圍繞電腦,經常爆發各種各樣的戰爭。

父親每天要上班,不可能時時刻刻看住他。

于是就把電腦放在陳歐爺爺奶奶的房間里。

兒子打游戲,老子就打兒子,父子倆倒是正好能形成一個閉環。

打來打去,街上的網吧越來越多。

陳歐覺得在家里玩沒意思,就學會了在外面泡吧。

這里既不用擔心被父親看到,還能有一幫小伙伴,玩起來爽多了。

父親某一天一下子感到,兒子居然不跟他玩貓捉老鼠的游戲了,心里就產生了疑問。

很快他就明白,這小子跑出去外面上網了。

有時候陳歐回家晚了,父親會一把扯住他,而后摸著他的脈搏詢問。

還有的時候,父親疑神疑鬼,會摸摸兒子的被窩是冷還是熱。

所以從小學到初中,陳歐就是在這樣嚴苛的管教下成長起來的。

或許是父親的管教有效果,抑或是陳歐自己有天分,陳歐的成績倒是一直沒有落下。

不要說每次考試都能拿個前幾名,他還能把全國奧數第一的成績拿回家里。

也只有這種時候,父親才會正眼看他兩眼。

畢竟,兒子學習有出息,當爹的臉上也有光。

小學升初中,陳歐考了個第一名,而后直接跳級讀了二年級。

有這樣的好成績,父親表面對兒子嚴苛,但內心也明白不用太過于擔心他的學業。

只不過年輕人的很多想法,有時候會和父母上一輩的觀念產生沖突。

大學陳歐是在新加坡的南洋理工大學讀的,還是全額的獎學金。

這意味著,他終于可以逃脫父親的“魔爪”,完全按照自己的心愿來學習和生活了。

大學四年,他美美地玩起了游戲,最終還把游戲做成了生意。

那時候,陳歐在學校創辦了一個在線游戲對戰平臺。

這事又讓家里的父親知道了,直接火冒三丈,要求他趕緊迷途知返。

父親認為兒子不務正業,他要求兒子必須再去讀博士。

因為他這張老臉覺得沒光。

尤其是在家里的時候,左鄰右舍以及街上的一些熟人見到他就問,

你兒子的事情,弄得怎么樣了?

每次聽到外界略帶嘲笑的提問,他都覺得是兒子造成了這種局面。

畢竟在德陽這種小城市,創業就意味著沒有正式的工作,是個體戶。

陳歐的父親一輩子在體制內工作,好歹是端著公家飯碗一路走來的。

大學畢業后,在父親的“威逼”之下,陳歐又去斯坦福讀博士。

但是創業的想法和操作,他并沒有聽父親的。

在斯坦福大學讀書的時候,陳歐完成了人生中的幾件大事。

第一件事是結識了天使投資人徐小平。

那是在2007年左右,當時他還在經營著自己的游戲對戰平臺。

他在朋友的介紹下,結識了徐小平。

后者當時看好他的平臺,打算投資。

不過陳歐那一次并沒有拿徐小平的錢。

他發現自己最初的理念,和已經壯大的公司漸漸不合拍了。

為此,陳歐準備把公司打包賣掉了。

這一舉動給父親造成了某種錯覺,他認為兒子終于迷途知返了。

可父親并不知道,兒子在斯坦福又結識了另一個人戴雨森。

這位正是陳歐第二次創業的合伙人。

從斯坦福畢業后,陳歐殺回國內,決定重振旗鼓。

之前就認識了徐小平,而創業前的融資,自然還得有求于他。

在北京的中國大飯店,陳歐向徐小平介紹了自己的游戲植入創業計劃。

那時候陳歐的想法很簡單,就是把在新加坡的那套游戲創業模式帶回國內。

可惜徐小平并沒有聽懂陳歐在說什么。

他直接問這個年輕人,你需要多少錢?

陳歐也很干脆:20萬,還是美元。

徐小平面有難色,只答應給他15萬美元。

陳歐于是就繼續跟他討價還價,最終徐小平妥協,陳歐拿到了20萬。

他答應給徐小平10%的公司股份,那時候的陳歐可謂信心滿滿。

兩個人談妥之后,發現時間才剛剛過了15分鐘。

陳歐剛剛離開,徐小平又立刻給他打了一個電話。

他答應把位于海淀黃莊地鐵口的一套房子借給陳歐使用。

陳歐美滋滋地帶著自己的團隊就住了進去。

聽聞師哥在北京要大干一場,戴雨森離開了斯坦福,回國加入了陳歐的團隊。

可惜這次陳歐折戟沉沙,他當初在新加坡的那套理念和模式,在國內水土不服。

他的游戲創業項目啟動之后,并沒有達到好的效果。

此后半年多的時間,徐小平都是在冷眼旁觀。

他本想去找陳歐的,不過又擔心給他帶來巨大的壓力。

之后還是陳歐主動找到了徐小平,他坦言第一個項目沒見起色算是失敗了。

不過,陳歐并不是空手而去的,他拿著一個“團美”的網站,說是要賣化妝品。

當時制作這個網站的網頁,僅僅用了兩天的時間。

彼時陳歐的想法是,多少也要給徐小平一個交代。

誰知徐小平得知陳歐要做電商,激動的心情溢于言表。

陳歐還有些奇怪,徐小平當真不是在諷刺他們這幫年輕人?

徐小平再次給陳歐投了錢,那是2010年的春天。

要不說老的投資人眼光獨到呢,他看到的確實是商機。

陳歐和戴雨森搗鼓出來的新電商品牌,初創時候的月利潤是10萬。

僅僅過去五個月,月利潤就攀升到了300萬。

2010年底,月利潤就超過了600萬。

這意味著,陳歐的第二次創業終于站穩了腳跟。

遠在四川的父親,眼看著兒子折騰出來的動靜越來越大,也漸漸轉變了態度。

僅僅兩年時間,聚美優品的月銷就過億了。

陳歐也一躍成為當時80后中最成功的創業者。

在外面光鮮,不過在公司內部,陳歐卻時刻充滿焦慮。

隨著公司的不斷發展壯大,辦公地點也從原來借來的房子,

搬到了北京東二環的中匯廣場。

陳歐在辦公室里,飼養了兩條小鯊魚。

身邊的人都知道,那是陳歐借此在提醒自己創業的江湖非常險惡。

相比于員工以及公司的其他高管,陳歐幾乎全天24小時都是連軸轉。

陳歐身邊的副總裁聽到最多的一句話就是,聚美要死了,再不干就要完了。

老板這種草木皆兵的狀態,有時候會讓手下的人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由于時刻焦慮,陳歐的脾氣也是最差的。

他曾經當著一些員工的面,摔壞過歐米茄手表和蘋果手機。

于是有一天,副總裁劉惠璞就問他,你每天把自己搞到疑神疑鬼這么忙碌,

究竟是為了名還是為了利???

陳歐一聽這話也有些愣住了。

確實,公司經過兩年的發展已經順風順水,

如果不求做大保住眼下的基本盤,那也是利潤生活美滋滋。

但轉念一想,陳歐就不是這種態度。

他還是那么拼命。

有一個周五,他又是最后那個離開公司的人。

等他坐在車上,卻想不到自己該去干些什么。

那一刻陳歐或許覺得,這個世界上沒有比工作再好的東西了。

于是作為公司的老總,他親自出來代言自家的品牌。

一時間,聚美優品獲得了更多年輕女性群體的青睞。

陳歐刻意提高自我的曝光度,也帶動了公司整體的曝光度。

從2013年開始,他就開始著手為接下來的上市謀劃。

野心勃勃的陳歐,終于在2014年的5月16日實現了自己的夢想。

紐交所的敲鐘上市,讓陳歐自己的身價達到了16億美元。

與此同時,徐小平當年的投資,也獲得了高達1000倍的回報。

彼時的陳歐,正處于人生最高光的時刻。

年紀輕輕的80后創業者,坐擁幾百億的財富。

彼時的陳歐,基本是萬千少女最心儀的男人。

然而,風光的背后,一場風波也在悄然降臨。

事實上還在籌備上市的2013年,聚美優品就因為售賣假貨而遭遇一場危機了。

也因此,有冷靜的分析者認為,

陳歐急急火火地上市,不過是趁著公司的品牌效應還在,收割一波韭菜罷了。

聚美優品創立之初,一直宣稱和國際很多知名的化妝品有直接合作,

也宣稱自己銷售的產品絕對是正品。

但是在2013年的時候,就有消費者不斷投訴和反饋,自己買的產品是西貝貨。

有的消費者甚至直接在網上向蘭蔻、嬌蘭等品牌的官微質問,你們為啥賣假貨?

這些知名的化妝品公司也是一臉懵圈,趕忙表示我們自己怎么會售假呢。

事后,這些化妝品品牌幾乎是異口同聲的表示,他們從來沒有跟聚美優品合作過。

沒有合作過?那陳老板的貨又是從哪里弄來的?

事情到此并沒有結束。

2014年夏天,聚美優品的一家名為祎鵬恒業的供應商被曝光。

外界發現,這個供應商通過多個電商平臺,銷售假冒的服裝和手表。

曝光的信息顯示,這家供應商的品牌授權書是偽造的。

至于這家供應商宣稱的正品究竟出自哪里?

隨后查到,所有的貨源,都來自京郊三河市的普通作坊。

這直接讓消費者炸了鍋。

你陳老板親自為自家的平臺站臺做廣告,怎么敢明目張膽售假呢?

假貨風波整整延續了多半年還沒有停息的跡象。

陳歐和他的公司陷入了巨大的信任危機。

股價暴跌,公司市值蒸發,在美國同時遭到了八家律所的起訴。

陳歐事后試圖通過假一賠一百萬的口號,來平息這場巨大的信任危機,

但還是抵擋不住公司在半年多時間里的市值蒸發了60%。

轉過年來,一個聚美優品的前員工又站出來爆料,

表示平臺銷售的所謂大品牌化妝品,都是高仿山寨貨。

出廠地在廣東的一個山寨品牌專業地,平臺上假貨的比例高達90%。

這話一出,等于是把陳歐和公司繼續摁在地上摩擦。

危機之下,陳歐砍掉了平臺的奢侈品銷售部門。

除此之外,50%的第三方合作業務也被砍掉。

大部分都變成了自家的經營模式。

但這種試圖重新挽回信譽的做法,并沒有起到多大的作用。

平臺的用戶數量在持續下降,月利潤到2015年下降了70%。

僅僅一年之前,陳歐還是那個人人仰慕的最年輕的創業者。

信任危機的爆發,讓他也徹底跌下神壇。

原本,聚美優品的發展,對標的是某寶和某東。

然而假貨風波讓平臺的用戶徹底流失。

隨后,它就淡出了國內主流的電商市場。

眼看著這個品牌的風光已經不再,陳歐也開始萌生出了退市。

從2016年開始,陳歐便開始著手進行公司的退市進程。

但是當年的中小股東覺得,私有化價格太低,不及發行價的三分之一。

因此陳歐的私有化計劃隨后流產。

不過,陳歐還是沒有打算放棄私有化。

隨后他又把私有化的價格從每股的7美元,提升到了20美元。

這一次,中小股東同意了。

2020年4月15日,上市未滿6年的聚美優品正式宣布完成了私有化。

此后,聚美優品從美股退市。

彼時,聚美優品的市值為2.28億美元,

相比于6年前的34.33億美元,市值蒸發了93.36%。

該品牌完成了私有化,成為了陳歐創立的另一家公司的全資子公司。

據說,有一次公司高管聚餐。

大家一致表示,誰聊工作吃完飯就得買單,飯后是陳歐買的單。

2016年,陳歐經過一番考察認為共享充電值得投資。

第二年,他以3億元收購街電,地推人數增加到了500人。

當時,很多業內人士都不看好這個項目。

萬達公子王思聰甚至公開嘲諷,這個項目要是能成,我吃X。

2019年,短短3年的時間,陳歐旗下的街電已經覆蓋95%的城市,日均訂單高達200萬。

而陳歐,再一次為夢想奮斗,活出了自己的色彩。

文|二十二

圖片來源網絡,侵權聯系刪除

關鍵詞: 為何突然不紅了 看他干的那些事 就一點都不奇怪